0不必要的东西需要清除(1 / 2)

龙朝野史 伪俾官 9522 字 4天前

0不必要的东西需要清除

“……鸟……千鸟……”

恍惚的声音在冰千鸟的耳边萦绕,她好像听到了珏的声音。

“……嗯?珏?”冰千鸟睁开了眼。

……好像不是珏啊……这个穿铠甲的人是谁?

冰千鸟的眼睛很朦胧,她看到眼前的人是个貌似穿着一身铠甲且有着将领一般气质的人。

“冰千鸟。”

声音变得清晰了,冰千鸟也看清了面前的人——是珏没错,但是他没有穿着一开始跟敖业在一起时的休闲装,而是一身银白色的铠甲,他的手上拿着一把战戟。

“你可算是醒了。”珏在见到她醒了之后就松了口气,“这些天受苦了吧,一见到我的时候你就直接昏了。”

冰千鸟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并不是原先的森林,而更像是一片荒山。虽然有几棵松树但是总给人一种鬼山的感觉。

珏警惕地看着四周,像是在躲避敌人一样。

“……夏尼姐呢?嬴宁呢?”冰千鸟问。

珏听后就疑惑地歪了一下头。“你这几天太紧张了吗?夏尼她还留在天应负责提防敌人余部的偷袭,过几天会和嬴宁的部队会和。而嬴宁则带人前往尤洛卡平原去跟绝地的军队进行会师,我们打算一同进攻天应南面的城市。你忘了吗?这明明都是你安排的部署啊。”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冰千鸟感到十分疑惑,珏说的话她一点儿都听不懂。

“欧阳踏雪呢?”冰千鸟这么问。虽然她不是很喜欢欧阳踏雪——出于一个女人对男性的亲近欲的讨厌,但是她还是决定问一下。

“……欧阳踏雪……谁啊?”珏愣了一下。

“欧阳踏雪你都……哎?”冰千鸟正想表示一下自己的惊讶,但当她认真审视珏的时候就愣住了。

此时珏的眼睛中并没有仇恨痛苦一类的负面情绪,也不会变得空洞。相较于之前那种活死人一样的眼神,此时的珏更像是一个正常的男孩子。

就在冰千鸟这么想着的时候,珏突然用额头贴到她的额头上。

“呀!你干嘛?!”冰千鸟吓得直接退了一步。因为平日里珏连动她们都很少,甚至说没有,这回儿这么主动还真是不正常。

而珏倒是在见到冰千鸟的反应后立刻护住了自己,就像是怕接下来冰千鸟会打他一样。

“我怕你发烧了所以想测一下你的体温。我手套都是铁,根本测不出来体温啊……别打我啊,刚才我的举动让我很害臊啊。”

冰千鸟见到珏的反应后就被这种违和感给搞得不明所以。

她所认识的珏珏对不是这样的人。她所认识的珏要更加的冰冷,那种冰冷是只会在特定的时间才会转化为一点微不足道但却能救命的温暖。这个珏简直跟个小男孩儿一样。

冰千鸟直接从腰间抽出了剑指着珏。

嗯?为什么我手中的武器会是把剑?我的鞭子呢?而且我怎么会知道我腰间配着一把剑?

“冰千鸟?你要干什么?”珏被吓了一跳。

冰千鸟……

“你不是珏……”冰千鸟摇着头说道,“你绝对不是珏!”

“冰千鸟?”珏从地上爬起来,冲向冰千鸟。“冰千鸟!该死,我承认是我没能及时找到你,但是你别疯了啊,我们还要靠你!”

他一把抓住了冰千鸟,然后捂着她的嘴将她按到地上。

“嘘——现在还不是胡闹的时候。”珏小声说着。

冰千鸟看着此时的珏。现在的他眼神空洞如同深渊,而在那空洞眼神的深处则是无尽的杀意——跟她所认识的珏一模一样。

“周围有敌人……”珏低声说着。他的语气坚毅,就像是平日里珏最某件事下定决心了一样。

他……就像是反过来的珏一样……

果然,在稍远处传来了重甲兵的声音,而且人数还不少。

珏透过树木的缝隙看着那些重甲兵,然后又看了眼刚刚从昏迷中恢复回来的冰千鸟。

“……你呆在这里,那些人我来干掉。”珏这么说着,然后他拿出了一个卷轴。“每次出征我都会写这东西。当前天下依旧混乱不堪,我们还需要你的军事才能。如果我死了就把这个给丽,我不希望她因为我的死而恨你。还有就是……如果我们成功了或是失败了,也请你让丽逃走,她未来的幸福是我最大的牵挂。”

珏说着就拿起了战戟准备走出去。

冰千鸟看着准备离开的珏,她的心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很强的悸动。她伸出手,下意识地拉住了珏。

被拉住的珏直接失去了平衡,摔在了冰千鸟的身上。

……

“啊!”冰千鸟因受到了挤压而直接醒了过来。

她发出的动静让一旁的敖业跟嬴宁看了过来。

“……干嘛啊?”珏也被冰千鸟的行为给搞得不明所以,他说着就从冰千鸟的身上爬起来。

“……啊?珏?”冰千鸟朦胧的眼神开始恢复光泽,她再次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好像是在一辆马车里,好大的车厢啊,像列车一样……诶?珏他……

“珏,你的铠甲呢?”冰千鸟问道。

“铠甲?什么铠甲?”珏被冰千鸟这突如其来的一句给说蒙了。“我刚才的衣服因为沾了太多的血而收起来准备洗了,这一身衣服是飞龙帝给的。你说的铠甲是什么?”

“我……怎么了?”冰千鸟问。

“你被天南释放的音波给震慑到了,虽然欧阳踏雪早早地攻击了天南,但是天南还是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向你们发起攻击。”珏这么说道。

冰千鸟回忆了一下。

那记忆很破碎,貌似是珏说的那样。她们在找到珏的时候欧阳踏雪一马当先使用禁断进行攻击,之后虽然救下了珏但没能完全杀死天南。这也使得天南用最后的一丝力气释放出了超乎常理的音波。强大的音波震慑了所有人,而自己最后的一个记忆片段就是双耳流血的夏尼口吐白沫地昏倒在地。

“夏尼姐呢?”冰千鸟问。

“在你旁边啊,”珏指了一下,然后他说,“还有一件事,你可以松一下手吗?”

冰千鸟一看,发现珏正坐在自己身上,而自己的手也紧紧抓着珏的手。在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冰千鸟立刻松开了手。

得到释放了的珏转了转自己的手腕,然后看着冰千鸟说:“做噩梦了?你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真是让人惊讶啊。而且你力气真大,直接就把我给拉倒了啊……”

听了珏的话之后冰千鸟不免臊红了脸。

“先休息吧。”

珏这么说着,然后他就站起来去跟在车厢前面的敖业他们谈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