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y.裘克的猎物(1 / 2)

本来想完美的使出一个将求生者从窗户上打下来的高难度动作的裘克,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一瞬间也不知该如何反应。

眼前的小姑娘由于重心向后倒去直直的掉进了自己怀里,她的盲杖从手中飞出打掉了裘克的礼帽。一头艳红色的短卷发再也压不住的被吹起,因为惯性缘故,他也连带着一下子跌坐在地。

裘克的围巾飘忽着扫过了她的脸,毛茸茸的触感痒痒的让她想打个喷嚏。带着些许温度与充满着陌生气息的怀抱让海伦娜有一瞬间的失神。一人一屠用这种诡异而暧昧的姿势在原地愣了几秒,还是海伦娜率先惊慌的跳了起来。

但是手中没有盲杖的海伦娜就是变成了庄园外时那个根本看不到一点东西的小瞎子,完全不知道东南西北的她向前跑去,结果被裘克的腿狠狠的绊了一跤,又硬生生的摔回了裘克的怀里。

海伦娜急的泪水更加抑制不住,眼前的一片黑暗与屠夫血腥的力量感压迫的她快要疯掉,但她在丢失了盲杖之后却是真正意义上的什么也看不到,方向感和冷静全无的她抽泣声再也无法掩盖。

裘克的头上缓缓的出现了六个点。面具下的他眨了眨眼睛,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他不知道他该不该拉锯。

这小姑娘这么委屈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好像两次被占便宜的都是他吧?话说这是第一次有女求生者对他主动投怀送抱啊,这种好事不都是杰克那个家伙的专利吗?长的倒是还不赖……她是脑子烧掉了吗?咦,她为什么还不跑?她怎么一直哭?

海伦娜再一次快速的从裘克的怀中退了出来,警示心脏的不断运作让她已经无法保持思考。坐在地面上一边摸索着一边向后靠,却不知她已经退到了一个死角,背后冰冷的墙面触感传来,她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脑回路跨越了无数世纪的裘克终于回过神,他站了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然后捡起了地上的帽子随意的扣回了头顶。没好气的一下子拉响了锯齿,然后猛的插在了海伦娜身边的卡口里,彻底封死了他身躯旁挡不住的唯一退路。

“喂!你翻个窗就不能好好翻?不长眼睛的吗?”

正在哽咽的海伦娜一下子愣住了。不……不长眼睛?!听到这话,瞬间所有的委屈与愤懑全部都涌上了头顶,什么害怕和疼痛全都被她丢的干干净净。“你……!你才不长眼睛!我本来就是个瞎子!”

“……”猝不及防的被海伦娜这么一下子凶回来,他的火气一下子就冲到了头顶,她一只小小的人类还敢还嘴?等等……瞎子?

裘克愣住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帽子,还记得大概是个像棍子一样的东西把自己的礼帽打掉了。他回头一看,果不其然是一个探路用的盲杖,细长的杖身上面还镶着一颗蓝色的宝石。

他弯下身毫不客气的一把捏住了海伦娜的脖颈,迫使她抬起了头。一双透彻的湛蓝色眼眸一下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明明是该像那把盲杖上的宝石一般好看的眼睛,此时却像面蒙着灰尘的镜子怎么擦也擦不干净,有强迫症的裘克越看越难受。

还真是个瞎子啊。

不过——她要是看的见该多好……

“小瞎子。”裘克随意的踩在了电锯的手柄上,然后用胳膊撑着下巴饶有趣味的看着她。但海伦娜不知道的是,眼前的这个屠夫右腿也只是一条机械假肢,他永恒的微笑面具承受的伤痛,可能远不止海伦娜眼前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