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战启(1 / 2)

“传奇神术!这不可能!没有我的许可,你怎么可能获得传奇神术!等等!你的信仰!混蛋!低贱的叛徒!说!你是不是和伊丽丝翠那个小贱人勾搭上了!”

高亢的尖叫声中,有一种遭到背叛的无垠狂怒,好像突然发现了舔狗竟然并不是只有祂一个主子,竟然一舌多舔,竟然是只贱狗。

不明的空间区域。

一座很小的,直径只有百米左右的浮空岛,上面是已经被破坏殆尽,只能看到散布的废墟的蜘蛛神后罗丝的神庙。

原本神庙里的邪祭法阵,已经辐射延伸到浮空岛的边缘,连接上笼罩穹庐的能量光罩,结为一体。

法阵的核心,只剩下菲丽和她的五个卡牌师奴仆,跟着更多的卡牌仆从,还有对面正在怒斥菲丽的蛛后罗丝,和罗丝旁边,表情阴晴不定的乌黯主君·格拉兹特。

说来也讽刺,祭祀罗丝的神庙,反而成了狩猎罗丝的狩猎场。

“神明?哈!不过是更强大的存在,而我,已经不再是任由宰割的牲畜,不是你罗丝随随便便就能碾死的蝼蚁了!信仰?哈!被断开信仰通道的滋味如何?伟大的蛛后大人?”

这时,费尽心机百般算计,赌上一切,家族、身为卡牌师的名誉,终于走到这一步的菲丽,终于展示出霸道的狂傲。

“区区凡人,竟敢如此放肆!”被本是子民,确切的说是奴仆的存在,这样的讥讽,罗丝出离狂怒了!

再怎么说,罗丝也是真正的神明,即便只是打落凡间的圣者之身,也不是区区凡人能够挑衅的!

即便这个凡人是传奇等级的职业者,甚至是哪个神明的选民,祂可是中等神力的蜘蛛神后!

但是!

罗丝惊讶的发现,祂的身躯一阵涌动,想要恢复真身,直接全力将挑衅的小虫子灭杀的时候。

地上的法阵竟然起了反应,暗红色的光芒集中到罗丝的身上,竟然束缚住了祂的身躯,打断了祂的变化!

“罗丝,小心,我们的真身形态被禁锢了,这里竟然是类似于神国的领域!你到底惹上了哪个家伙,竟然这么算计你!”

罗丝旁边的乌黯主君·格拉兹特,声音中透着埋怨,本来只是一次即兴娱乐,和老相好来一次不包含感情,只是无聊解闷的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却不曾想,一时玩心,答应了罗丝“看好戏”,却把祂自己置于这种险境。

格拉兹特却还是不得不和罗丝站在同一战线上,祂自然知道,这对于祂们来说,已经是需要极为慎重对待的危险了。

虽然对于恶魔大君来说,灵魂打上了冥河的印记(无底深渊意识),在其他位面被杀死,灵魂也总会回归无底深渊,在祂的领地复活,但复活后的虚弱期,祂格拉兹特也不是没有整天惦记着祂的敌人的!